首页 > 分科学习 > 新闻传播学 > 精品文章 > 媒体综述 > 

关于信息时代文化存储媒介面临断识危险的思考

2014-04-03 15:47:46 《传媒》 王维胜

  三十岁左右会电脑的人,手头多多少少会留下几张软磁盘(口语称软盘)。假如您在五六年前U盘替代软盘换代之际没能及时存储软盘信息,那么遗憾来了,欲寻今日出产各式电脑软盘插口--没门儿。

  事情远比这严重得多。上世纪80年代以来很多家庭添置的当时引领风潮的电子产品,如今基本已弃之不用。比如大1/2吋家用摄像机;8毫米模拟式掌中宝摄像机;更有几乎家家都有的磁带录放机、收录机。还记得“燕舞,燕舞,一曲歌来一片情”那传唱神州的广告片吧,如今燕舞品牌早已消逝。曲终人散,即使当年的播放带还没消磁黏结,可是能有多少当年的播放机还可寻到,还可运转?即使还可使用,谁还拿得出手呢?令人不由得不慨叹:“这一张旧船票,能否登上你的‘破’船”。

  这就是我们身边三十年来(再往前追溯如光学照相机、机械或电唱机、电子管收音机等为前信息时代,不在论述之列),似乎不知不觉发生的个体人生历史存储断代断档的小故事。转头已是百年身,当回顾自己人生时,这些高科技的信息碎片则早已不可复读、复视、复听。比起甲骨文、金文、出土简牍帛书和古籍,今人真能说胜于古人吗?个体的人生历史的失传,上升就是民族国家历史,乃至人类文明史断代失传。当一个国家和民族在创造文明同时,却忽视或无力无法将自己的文化生存形态,即历史节点上的一段段当代史,有效地尽可能完备、长久地保存下来传续后世,那么留给后代子孙的只能如所谓“史前文明”是一片“混沌意象”。如是,这将是20世纪后半期以来,高擎新科技革命旗帜高歌猛进的当代人,所面临的毁灭性的文明灾难,这可不是危言耸听。

  文物与媒介——人类文明存储载体形态的变迁与沿革

  人类文化信息和文明史传承至今大体经历了三种古形态:

  第一种,文字产生前的口头形态。如华夏民族创世纪的上古传说、希腊史诗。这部分口头文学和历史传说多在后世变为文字记录传播。也有始终处于口头传播和传承的,如我国一些少数民族史诗,尽管可以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整理记录,但其生命力仍依靠口头师承。注意,人在这里是媒介,是直接的生物体媒介,而不是人的脑和手通过物质媒介工具,比如纸和笔的书写传播传承。

  第二种,没有文字包括具有一定文字信息符号的文物器皿,包括不可移动的文物,如红山文化、良渚文化、三星堆文化遗存,其图案、符号具有规律性表形表象意义,但是确实难以发掘发现文字表达意义,即它们没有历史事件、生活状态的确实的记录功能。

  第三种,具有文字或具有一定文字信息符号的古形态媒介物。甲骨文、金文、玉石雕刻、碑刻、简牍、帛书、纸质古籍。它们的存储形态绝大部分是地下文物,有的被发掘,有的仍埋藏地下。本文涉及的人类文化承载媒介物即为这第三种古形态,或曰第三种古形态后世嬗变,直至当代电子数字媒介。

  传统形态媒介物的历史命运

  第三种古形态媒介物的命运对于今人乃至后人是幸运还是悲哀,在今天存在巨大争议。比如明十三陵帝王尸骨被扬弃,完全是今人意识形态所致,毫无疑问是焚琴煮鹤的拙劣行为,令世界考古界、人类研究学界扼腕。幸运的则如马王堆女尸考古保护。

  一个最浅白的真理--假如人类没有入土为安的土葬习俗,即坟墓陵寝地表地下建筑及其配属雕刻、绘画,特别是石刻和地下微观保护环境,我们今天将无从印证传世书籍记载的历史。

  那么 “假如世界上没有纸”,这又是一个最浅白的不言自明的设问和命题。对人类历史记录传承居功至伟的是前信息时代的纸媒介或称传统媒介。包括书籍、报纸、杂志、书画、广告招贴以及私人、商业信函和无计其数的书写和印刷物。一句话,自有文字、纸与印刷术(告别铅与火的激光印刷、喷墨激光打印和复印技术仍是印刷术的革命)以来,浩淼的历史长河是被纸媒介的浪花托举承载而千古流传着的。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